首頁 > 生活 > 情感 > 正文

婚姻最大的意義 就是教會女人做自己

· · 來源:未知

原標題:37歲“少女”陳意涵:婚姻最大的意義,就是教會女人做自己

作者:芒來小姐

女人如何一步步失去自我?

讀完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這本現象級的暢銷書,我連著好幾天都有被掐住心臟的感覺。

或許很多年以后,我會忘記金智英,但書中這個橋段,一定會扎根在我腦海:

“這一天,金智英去幼兒園接女兒放學,她走著走著,發現女兒已經睡著,就買了一杯廉價咖啡,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來休息。

一旁的長椅上,幾名三十出頭的男性上班族竊竊私語:“我也好想用老公賺來的錢買咖啡喝,整天到處閑晃……媽蟲還真好命……”

金智英快步離開了公園,接下來這一整天,她失魂落魄、搞砸家務、忘記吃飯,直到老公問她發生了什么事,她才說:“他們說我是媽蟲。”

從那之后,金智英就變成了另一個女人:有時是自己的媽媽,有時是已故的姐妹……她像個精神分裂癥患者一樣,不斷的變成形形色色的女人。

唯獨沒有她自己。

金智英,代表著的正是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女性。

    有一對重男輕女的父母,一個備受父母寵愛的弟弟;

    從小被要求“活得像個女人”,不能做出放蕩舉動;

    面對男同學欺負、異性尾隨、職場性騷擾,首先要反省是不是自己穿戴不得體。

普普通通的金智英,就是我們身邊的每一個“她”,她出生于一個多元化的廣闊世界,卻始終活在女性的性別陰影里。

    她被老師痛罵不敢為自己澄清,只能忍氣吞聲;

    她被男同事調侃“可以享受孕期福利”不敢承認,只能放棄福利;

    她早已發現這個社會對女性并不友善,卻選擇沉默以對……

金智英的母親為了育兒,放棄了當老師的夢想;金智英為了照顧孩子,放棄工作做起全職太太,仿佛一個環環相扣、解不開的死結,一代接著一代的傳承下去。

沒有人愿意活成金智英,但當我看著金智英出生、戀愛、結婚、生子,仿佛看完了自己身為女性,舉步維艱的一生。

女人這一生,

就是嫁人、生子、育兒?

2014年,韓國爆發了“媽蟲”事件。

不知何時起,韓國的年輕人把“沒把小孩管教好的年輕媽媽”,叫做媽蟲,這是一個極度貶低的詞匯,后來慢慢延伸成沒有收入、花老公錢、在家帶孩子的全職太太。

穿著光鮮的年輕人步伐匆匆,瞥一眼地鐵上抱著小孩的媽媽,輕蔑的丟下一句:“媽蟲”。

這句話如同利劍,刺痛了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作者的心。身為一個女兒的母親,她曾經數次被人叫做“媽蟲”,深深的感到這個社會對女性和母親角色,有太多的苛責。

日劇《坡道上的家》中,主婦里沙子為調皮的孩子頭疼不已,靈機一動把孩子丟在路邊,躲起來看孩子的反應,結果這一幕被下班歸來的丈夫看見。

丈夫斥責里沙子:有你這樣當母親的嗎?怎么能把孩子丟在路上呢?

里沙子試圖解釋,但丈夫聽不進去,因為在他看來,里沙子就是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。

他似乎不知道,缺席的丈夫、刁難的婆婆、無業的焦慮、獨自帶娃的心酸……早已成了一座監牢,將里沙子層層困住,她根本沒有不盡責的機會。

責任,成了她生活的全部,自我,早就丟在腦后。

現代社會對女性的約束,如同既定的模板,仿佛女人一生下來,就應該是“偉大”的:

    婚前言行舉止端莊得體,潔身自好守身如玉;

    婚后體貼丈夫承包家務,任勞任怨沒二話;

    有了孩子,衣食住行處處不能馬虎;

女人的一生,就是嫁人、生子、育兒、老了帶孫子,死后墓碑上刻著老公的姓氏。

至于她的夢想和熱愛?早就無足輕重了。

沒有自我的女人,一抓一大把,撇去“女性”這個性別角色,誰還會在乎你是誰呢?

請在余生中緩慢而堅定的做自己

早在結婚之前,我們的自我就已經成型,只是在婚姻的瑣碎里,很多女人逐漸忘記了自己,變成依附于丈夫的藤蔓,整日圍著家庭轉。

不過,也有一些女人,在婚姻里活出了自我。

日本有一對“最甜蜜老夫妻”,他們結婚65年,住在鄉下田園木屋里,在木屋周圍種了50多種水果、70多種蔬菜和180棵樹。

從小接受傳統教育的英子,一直壓抑著自己的真實想法,直到和修一結婚,她才有了暢所欲言的機會,因為不管英子想做什么,修一都會說:“當然好,聽起來很棒。”

英子剛結婚時不會做飯,但無論做得多難吃,修一都會默默的吃完,并稱贊“好吃”。

修一做事細致,英子做事馬虎,忘性大,修一也不會惱怒,而是留言提醒她。比如在煤氣爐旁貼個小紙條:正開著煤氣呢,別忘了。

修一去世后,英子依然有條不紊的做著往常的事情:種菜,打理農田,摘菜做飯。雖然也為修一的離去感到悲傷,可修一對她說過:要緩慢而堅定的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于是英子緩慢而堅定的,在余生中力所能及的做自己。

如果說英子活出自我的方式,是丈夫修一的成全,那么陳意涵活出自我的方式,顯得更主動。

陳意涵交過好幾任男友,在最低谷時,曾經洗過盤子。豐富的人生閱歷,讓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老公許富翔不僅被網友吐槽“顏值辣眼”,連身邊的好友都說,不相信他們會在一起,許富翔條件差太多。

可在《幸福三重奏》里,陳意涵向大家證明了自己的選擇。

兩人剛剛搬好家,陳意涵想玩拼圖,不想收拾行李,就說了一句:我要玩拼圖了,我不要弄了。

陳意涵的老公說:好,我來弄,你去玩。

陳意涵喜歡運動,產期將近也堅持跑步,網友驚呼“一點也沒有當媽的樣子”,但許富翔認為: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,無論是孕前跑步還是孕后健身,我都支持。

他包容陳意涵的所有。

陳意涵也沒有因此放任自己,拍電影、帶老公上綜藝、擴大社交圈、嘗試新東西一個都沒落下。

三毛曾經感嘆:有時婚姻會使一個女性迷失自己,不然,世界上杰出的女性原應多得多。

可是就像英國作家安德烈莫魯瓦說的:“沒有沖突的婚姻,就像沒有危機的國家一樣難以想象。”女人這一生,找到良人是幸事,走進婚姻是大事,活出自己才是本事。

如果你遇到修一,那你是幸運的。不過,即使沒有遇到,也不用氣餒,在兼顧家庭的時候,有什么真正想做的事,但凡力所能及,就應該緩慢而堅定的付諸行動。

比如:臨睡前讀幾頁書,休息時畫幾筆畫,閑暇時學學茶藝……只要你真正想做,日子再忙碌,醒時睡前,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時間。

婚姻并非只有快樂,可是對敢于活出自己的女人而言,婚姻便有更多的快樂,因為婚姻最大的意義,就是教女人重新認識自己。

    聲明

    “ONVOGUE時尚網”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本站亦不為其版權負責。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權益的內容,請聯系我們,本網站將立即予以刪除!

    浙江快乐彩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