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生活 > 情感 > 正文

女人最重要的兩樣 自信和灑脫

· · 來源:未知

原標題:女人最重要的,只有兩樣:自信和灑脫!

作者:艾小羊

一個讀者留言,說人生最絕望的時刻,是一個人剛到西安。

租在郊外民房,買了一個席夢思床墊,跟司機談好120元包上樓。到了目的地,司機欺負姑娘一個人,開條件:“150上樓,100塊就地扔下,你選。”

姑娘犟勁上來,一咬牙選了100塊。

一個大床墊,她硬是一個人拖上了5樓,手臂疼得抬都抬不起來。那一刻,她想,人生再難,也不會比這一刻難了。

那一天過后,她果然不再懼怕任何事情。難過時,就想想那個暗黑的夜里,她一個人拖著床墊上樓,一路作伴的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。

我想,這個姑娘真幸運。她要感謝那些倔強與執拗,讓她在22歲的時候,經歷了獨在異鄉最寒冷的一個夜晚。

一個女人,什么時候真正活開了?當生活在她身上留下一道劇烈的傷口,痛過哭過,眼見它一日日愈合的時候。

與我相識多年的朋友,在異鄉的星光下,講10年前,她的離婚。

她丈夫出軌,父母卻都不主張她離婚。一來他們舍不得外孫受苦,中國傳統歷來是隔代親;二來,他們與大多數中國父母一樣,覺得女婿出軌,女兒一定也有不對的地方,何況女兒30多了,又拖個油瓶,以后怎么嫁人?不如湊合過。

但她過不下去。

領完離婚證那天,她回家狠狠睡了一覺,之前她已經失眠了很長時間。

晚飯時間,母親來叫她,看她睡眼惺忪地起床,就開始罵:“又胖又丑又懶,像頭豬,看以后誰還能要你。”

那一刻,好像有個人在她心上開了一只深邃的巨眼。她疼得無法呼吸卻忽然看開了一切:既然連親生爹媽都不能在你最難的時候,與你站在一起,結不結婚又算什么呢?這世間,誰能逃得過孤單,誰又一定要被誰收留。

我一個朋友,22歲,從著名的985高校畢業,進了父親幫她找好的大型國企。企業規定大學畢業生一律去生產第一線實習。在生產車間,知識的價值降到了人生最低點,別說師傅,連師傅的徒弟都看不上她。

支撐她的唯一動力是大學的男朋友,他家在武漢,她留在武漢就是準備跟他結婚。

然而很快,他告訴她工作定在北京,要分手。她求他帶她去北京,他說,我在北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。

那是她在戀愛中姿態最低的一次。然而愛情就是這么奇怪,你越放低姿態,勝算的可能性越小。

她曾經以為可以共度一生的人,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時候,毫不猶豫地對她落井下石。

那年元旦,同事都回家過節了,單身樓里只剩她一個人。人在倒霉的時候身體特別弱,她大半夜上吐下瀉,在黑夜里大聲唱歌,邊唱邊哭。

第二天,紅腫眼睛照鏡子,她忽然原諒了前男友。

除了爸媽,誰會在你落敗不堪的時候還覺得你可愛呢(前一個故事告訴我們,連爸媽都做不到)?

從此,她不再指望與誰患難與共,找個能共襄盛舉的人共度余生已是幸事。倒霉的時候,就老老實實自己舔傷口,結結實實自己站起來。

奇怪的是,當我對他人的要求越來越低,對愛情的期望越來越低,反倒人生開掛,遇到的人都是好人,遇到的事都是好事。

有朋友總結:“你最大的優點是對別人沒有太多幻想,對自己卻有很高的要求。所以你活得不抱怨、很簡單,別人跟你在一起沒壓力。”

我想起那個冬天,被全世界遺棄的感覺,那么冷、那么痛,這輩子打死都不想有第二次。

能看透愛情,就看透了人性。人性的本質是趨利避害,你要獲得很多的愛,就要活成別人的“利”。

雷曉宇寫了一篇湯唯的專訪,叫《湯唯重生》。

湯唯被封殺后,去倫敦學習,那是她人生最迷茫的時候,她不知道前面的路在哪里,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生的輝煌,永遠定格在那部讓她一夜成名的電影里。

“有一天,我突然頓悟了。我很順暢地接受了所有的一切,我順從命運,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有價值。”

這是一個女演員的活開了。她不再想為什么是我,而是想,既然是我,那就這樣吧,繼續朝前走,看看還能怎么樣。

女人真正活開了,就會成為一個樂樂呵呵、熱氣騰騰的悲觀主義者。把對他人、對命運的要求降到最低。這時候你會發現,人是一種很好相處的動物,命運也待你不薄。

每個活開了的女人,骨子里都是樂觀的悲觀主義者。在她們身上,悲觀不是情緒,而是一種堅強、柔韌的生活態度,是對人性更加徹底的釋懷。

不是消極,不是無用,是順應與接納。

對于一個活開了的女人來說,人生低谷從來不是問題。谷底雖然陰暗寂寞,卻暗藏著人生的巨大希望:只要你站起來,邁開腳步,無論朝著哪個方向,都是上坡路。

作家陳丹燕把女人比作一個核桃,經過生活的暴擊才露出芬芳的內涵。當外殼破碎,露出柔軟,反倒什么都不怕了。

這時候的女人,真正活開了。

    聲明

    “ONVOGUE時尚網”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本站亦不為其版權負責。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權益的內容,請聯系我們,本網站將立即予以刪除!

    浙江快乐彩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