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生活 > 旅行 > 正文

整個島就是一個美術館 一生必去的日本藝術勝地!

· · 來源:未知

當我離開熟悉又充滿安全感的東京, 來到日本國境南部、 四處環海的瀨戶內區, 有點像是航海王要開始去冒險的感覺。的確, 漫步、 信步或是快步在東京游走總是很少失敗的, 但是此次的島旅從四國香川縣的高松港出發, 可以去直島、 男木島、 女木島、 豐島、 犬島或是附近最大的小豆島等, 途中充滿了變數。而因為往返各島間受限于航班、 交通、 各景點開放的時間與是否順道等, 甚至天氣也是一個影響要素, 來到瀨戶內海, 就當作是一個準備面對種種可能、“且戰且走”的島上旅行吧!

從高松市的建筑旅行出發

從本州四國香川縣的高松市開始,原來從建筑的角度來看,高松也是充滿觀光資源的城市,并能發現種種驚喜。

1958 年建成的‘香川縣廳舍東館’,是日本建筑大師丹下健三(1913~2005)在建筑生涯初期一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集大成作品,值得探訪。然而‘屋島站’附近的‘四國村’里,復原了居民的傳統住宅建筑、生活文化與民藝等,其中有水景庭園的‘四國村Gallery’,為安藤忠雄在2002 年所設計建造的建筑作品。此外,‘ISAMU NOGUCHI 庭園美術館’是國際知名的雕刻家,被稱為‘雕刻地球的男人’—野口勇,其晚年的工作室與居所,現作為對外開放為庭園美術館,其雕刻庭園的設計也很值得探訪。至于離高松港不遠的‘香川縣立MUSEUM’,結合歷史博物館與美術館的展示機能,而市中心的‘高松市美術館’更是觀看日本戰后當代藝術表現的一個文化場域。

在高松有限的時間內,我選擇參觀由MoMA建筑師谷口吉生設計的建筑。特別的是,谷口吉生在瀨戶大橋旁蓋了兩座美術館,一是位于瀨戶大橋紀念公園旁的‘東山魁夷瀨戶內海美術館’,另一是丸龜車站旁的‘丸龜市豬熊弦一郎現代美術館’。

因為有看過豬熊弦一郎所著的《物物》一書,也實在想目睹藝術家豬熊弦一郎色彩形式皆豐富出彩的作品,遇上谷口吉生現代簡約的設計,會交織出如何的風貌,便不作他想直接搭車前往。距離車站出口不到三分鐘的腳程距離,這棟于1991年完成的建筑迄今仍是歷久彌新的。

垂直與水平里充斥細節與質地的筆直空間,在各個空間于內于外之間都有不同的感受,光與影、虛與實,架構出除了白盒子以外難忘的回憶,尤其是入口處前豬熊弦一郎的壁畫—《創造的廣場》,與谷口共同塑造猶如劇場舞臺般的廣場,冷靜與熱情同時兼備,手感的壁畫線條瞬間豐富了現代主義的黑白象限,回想起此行雖然只是短短一個午后,正是最充分感受線條多變的時光,也讓我真切感受谷口吉生的建筑魅力。

一生必去,豐島美術館

我從高松港出發,原本選擇搭乘往豐島的船班,不察卻錯排了隊伍,讓早起準備的島旅行程為之大亂,硬頭皮啟動應變機制重新安排,盡管比預計晚了數小時,終究還是抵達。

左望直島、右望小豆島的豐島,是瀨戶內必訪的島嶼,它有一座日本雜志《Casa Brutus》所謂的‘一生必去的美術館’—豐島美術館矗立半山,這是一個以‘水’為主題的美術館,更貼切地說,是一個充分感受自然的美術館。美術館坐擁的位置不只一邊俯瞰湛藍海洋,另一邊還能望見附近小丘半山上的田園與自然美景,其建筑外觀擁有像枚落到地面還能微晃動的水滴般的自由曲線,內部天花板開了兩圓孔,地面則不斷暗涌流動著圓滾水珠,抬頭望見光線與風從開口的孔洞進入,島上的自然氣息似乎被凝縮在藝術家內藤禮的創作,與西澤立衛的建筑之中,是絕對‘豐島限定’的獨特感官享受。

豐島美術館建構出一個只有在豐島才得以成立的理由。它位于島上的唐柜清水,所居的檀山正是海拔340米、涵養著250 年以上樹齡的水源地。但曾因被民間業者非法丟棄廢棄物,變成了人們口中的‘產業廢棄物之島’,經過島民一番努力奔走改善問題,方才華麗轉身成為現今的“豐盈之島”。

豐島的改變不僅于此,當地居民復耕了美術館周邊曾被棄置許久的梯田,使得美麗的梯田景觀自地表中浮現,讓美術館為梯田環繞,所產的稻米、蔬菜與來自于地下180米的涌泉,更提供美術館CAFé的需求。不只是景觀的共生,還有著產銷相互依存的緊密關系。

豐島美術館的建筑與美術,找到了一個讓人欣賞自然的角度,創造出可以感受并感謝生命喜悅的場所,看到、咀嚼到、感受到只有在豐島才能有的山,海,陽光,和風,鳥叫蟲鳴,和點醒了四季顏色的稻田,我想所謂‘自然就是最美的藝術’不正是如此。

豐島橫尾館 感官震撼

豐島上除了淡如素面卻令人回味的豐島美 感官震撼術館外,臨碼頭邊還有個截然不同風貌重口味的‘豐島橫尾館’。這個新舊交錯、散發強烈藝術氣息的建筑,是由1936 年出生的當代藝術家橫尾忠則,與1975 年出生的建筑家永山佑子,一起改造了家浦地區的一間農舍民家,于2013 年7 月完成開展。

刻意燒黑的外墻木頭搭配紅色的反射玻璃,踏著白沙進入室內,盡充滿著紅色光暈。這個展覽空間由‘母屋’、‘倉’與‘納屋’所構成,里頭有個庭園、穿越日式房舍的水池、木造架高的日式房舍,還增建了一個圓筒的高塔矗立,整個觀覽過程就像由色彩與影像拼貼而成的、前衛又沖突的視覺體驗:紅色如濾鏡的落地玻璃窗與石頭、黃藍繽紛馬賽克拼貼的水池、金色的鶴與石燈,還有水池里多彩的錦鯉從庭院游到架高的屋下,透過屋內的透明玻璃地面看見,庭園的流動延伸到室內,感受十分特異驚奇。筒狀高塔旁,還有凹曲鏡面構成的廁所墻面,如廁時備感新鮮,而貼滿瀑布影像的瓷磚視覺,借著鏡面的天花與地面讓視線無限延伸,不只人聲,更似是畫面中的瀑布聲響回蕩繚繞其中。

豐島橫尾館是個探討生死的館,也不斷打破過去的觀覽經驗,透過橫尾忠則的11幅大型畫作,呈現了流動與靜止之間,傳統構造與現代斑斕之間,內與外、靜謐與喧鬧、暗黑與艷紅,在離開豐島前的這段體驗令人沖擊也夠滿足。

直島,藝術環島處處

搭船來到直島,感受到整個島就是一座美術館。

即便是當晚入住的Benesse House本身也像是一座藝廊,不只是因為建筑本身是由安藤忠雄所設計,可以在旅館前海一般隨風起伏的草地散步,漫步到草間彌生的黃色大南瓜旁,看海浪拍打岸邊;也可以在旅館內欣賞杉本博司的針孔成像、海景系列的寫真作品與庭園設計;再過分一點還可以通過旅館的接駁專車,晚上九點夜訪直島美術館,享受一人飽覽美術館作品的美麗夜晚。甚至一早在其他游客抵達前選在美術館內享用日式早餐,無論夜晚白天,島上的藝術元氣直逼滿點。在旅館的餐廳內也能大啖海鮮野菜的當地美味,無限滿足,再回到凈白典雅的房間休息,接著次日則再度享受旅館已預訂好的地中美術館、李禹煥美術館,或是HOME PROJECT當中的南寺、護王神社、角屋,抑或ANDO MUSEUM,全都是以藝術與建筑的行程來打卡全島。我更是認同雜志上所謂的‘死前一定要看的建筑’這樣激烈卻中肯的論述。

其中,‘地中美術館’是絕對必訪的。因為2004年,建筑大師安藤忠雄以地中美術館再度改寫了美術館的定義,為不影響自然,把空間埋在地中,成就地中美術館,而表現‘自然’的藝術,也是安藤建筑想說的話。

    聲明

    “ONVOGUE時尚網”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本站亦不為其版權負責。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權益的內容,請聯系我們,本網站將立即予以刪除!

    浙江快乐彩活动